木易橼

如果真的是情深不寿 不如相忘于江湖
然而我爱的CP们请一定要甜甜蜜蜜!

专注冷CP二十年

【台风】绝境(四)

这次卡文卡了好久。。。幸好没有难产

智商zhuo急,不要和我探究为什么一点都没有悬疑的感觉,嘤嘤嘤,我尽力了!


四、

第二天早上,明台陪着王天风吃了早餐,他特别吩咐了刘嫂要把薏米粥熬的烂烂的,他记得老师胃寒,早上还是热粥比较和老师的胃口,配上茶叶蛋和刚出炉的生煎包。王天风看了看桌上还冒着热气的粥,没说话,坐下来只默默吃着。明台似乎并没有胃口,他什么都没有吃,喝着咖啡看着王天风,唇边还带着一丝若有似无的微笑。

 

明台见王天风吃的差不多了,也放下咖啡杯道“老师,我今后晚上不一定都回来,不过,老师您一定要记得晚上要回到这里。”王天风从鼻子里哼了一声,算是回答了。

 

明台出了门,他没有坐车而是叫了黄包车,“去明家公馆。”不一会儿就到了,明台付了钱下车在门口站了一会儿,这是他的家,他曾经那么熟悉而如今却有些陌生的地方。他定了定神,走了进去,这个时间大哥和阿诚哥应该刚刚去上班了,大姐这时候也许还在家,明台这样想着推门走了进去,刚一进门——

 

“好哇,明台你给我过来!又是夜不归宿!上次的教训你都忘记了是吧?记吃不记打,连电话都不打!让陈小姐也替你担心的不行!”明镜的声音有些发颤,她的眼下还有些发青,想来昨晚没有睡好的缘故,明楼和明诚也诺诺的站在一边,显然是正准备出门。

 

明台被明镜的一通骂给说的有些发愣,他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却立刻想到他昨天把曾经的那个“明台”给软禁了,而自己晚上又没有回家,这又整出了一个夜不归宿,大哥和阿诚哥会不会起疑呢?明台瞥了一眼明楼的方向,似乎并没有什么异样,不过之后他们肯定会来问自己的。

 

“你给我交代,到底去哪里了?人家程小姐可说了,你下午6点就和她说你要回家了,结果呢,这到现在才回来!”明镜的语气中虽然还带着怒意的,人却已经走了过来,心疼的把明台前前后后看了一遍,“昨晚那么冷,你到底去哪里了呀,你看看你手也这么凉,阿香快去热一碗姜汤给小少爷。”明镜又看见明楼和明诚尴尬站在门口,不知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的样子,便没好气的说“你们不是要上班的吗?还不走,留在这干什么?”

 

“那大姐我去上班了。”明楼临走又看了明台一眼,明诚也应着,跟在后面出门去了。

 

明台只胡乱编了一个借口说自己在街上遇上了自己在香港大学的老师,陪老师吃了饭喝了酒,结果就过了宵禁,住的旅馆又没有电话,所以才一晚上都没消息。明镜听说是老师,气就消了一大半,便说要请老师来家里吃饭,明台忙说老师只是路过,今天自己刚送老师去的机场。明镜又数落了明台一番,出门时不忘叮嘱明台多穿几件衣服,记得要给人家程小姐回个电话。

 

明台一一应了,接过阿香递来的姜汤,皱着眉喝了。再次见到大姐,让明台的心情有些激动,以至于他一直都不敢说太多话,他怕自己控制不住要抱着大姐哭出来。他还记得十年前在火车站,他哭的声嘶力竭被阿诚哥推上火车的情景,一直疼他爱他的大姐去了,他却不能陪在大姐身边,这份痛苦过了这么久好像已经深深的埋进了记忆之中,今天却在明台心中长出了带刺的芽,刺得他忍不住想要哭出来。明台的眸子忽明忽暗,如果死间计划能够如他所计划的那样,大哥就有足够的时间让大姐撤离,那么大姐就不会死了,明台不禁攥紧了拳头。

 

明家公馆外,正坐在车里的明楼眼神一凛,开口道“阿诚,你查到明台昨晚的行踪了吗?”

 

明诚一面发动了车子,一面道“昨晚明台顺着我们留下的线索,应该是去找军统内部和梁仲春合作的宋青了,但后来我们的人就被明台甩掉了。”

 

明楼的眉头依旧皱的厉害,他哼了一声“这次我们给他透露的东西太多了,如果他聪明点,也许已经开始怀疑我们的最后一层身份了。”

 

明诚从镜子里看了一眼明楼的表情,笑道“咱们家的小少爷应该不至于这么快怀疑吧?”

 

明楼用手抚了抚额头,撇了撇嘴“我看他现在正和程锦云好着呢,应该顾不上怀疑我们。”想到程锦云,明楼心中总是有些不大舒服。虽然她的策反计划实施的很好,也是自己同意的,但是让明台的婚姻都牵扯上主义之争,明楼就觉得有些对不起自家小弟。等他知道了真相估计又要和自己打上一架,明楼暗想着最近还是要多练练手了,不然到时候连明台那小子都打不过,自己这做大哥的脸面上也太说不过去了。

 

“派人盯紧明台。哦,对了,那个疯子最近去哪了?”明楼忽然想到失踪了三天都没和自己联系的王天风。

 

明诚叹了口气道:“大哥,这王天风想要藏起来,我们的人哪能找得到他。”

 

明楼心下有些疑惑,按道理来说王天风电话里说很快就会和自己见面,王天风那个疯子怎么可能乖乖按照听他的计划来实施?应该早就冲到自己面前出言讽刺、甚至和自己大打出手了,现在这么沉默也太不像王天风了,明楼眯起了眼睛,哼,那个疯子敢把明台拉下水,下次见了面真想一刀一刀剐了他。

 

阿香从楼下上来收了碗,对明台说:“小少爷,程小姐来电话了。”明台立刻换上世家少爷清明的样子,应了声下楼去接电话。

 

电话里程锦云的声音变得和她往日有些不同“明台,你平安回来了就好,昨天你大姐打来电话问我,还把我吓了一跳。”

 

“哦,没什么事,很抱歉让大家担心了。”明台说的是“大家”不是“你”,这有些疏离的语气让程锦云有些疑惑,但她想是明台定被明镜训了心情不好,也就没深究。其实明台只是不想表现的太过殷勤,但也不想表现的和过去的自己差别太大,便就含糊过去了事。

 

挂了电话,明台的目光一下子又深沉了起来,他必须快刀斩乱麻,军统的上海站、中共上海地下党、还有大哥,他和这三者的纠葛必须一次性解决,而其中的关键人物就是大哥。想到自己知道大哥的第三层伪装的时候的诧异,明台撇了撇嘴,这次轮到他给大哥一个惊喜了,而且算起来自己现在的年龄比大哥还要大,到底谁才是大哥还说不准呢。

 

上海郊区某别墅里,王天风刚刚吃完了早餐,昨天一天的观察让王天风确认这间房子里的佣人的确都是普通人,他什么也问不出来,都是新雇佣来的,对雇主那个“明台”知道的还没有自己多呢。这是一间两层的小别墅,附近环境清静只有几家人家,而且这两天都没有人进出,看来应该是有钱人周末小住的地方。

 

王天风一个房间一个房间的打开来,都走进去仔细的观察了一番,楼上是两个客房和小书房,楼下是主卧、次卧和一个大书房,外面还有一个小院子,院子里种了不少的玫瑰,鲜红的、粉红的、嫩黄的、橘黄的、白的,什么颜色都有,可以说是一个小小的玫瑰园了。王天风在院子里看似闲庭信步,锐利的眼神却在审视着院子里的一切,房间的门口有几节台阶,这意味着整个房子是比地面高出一些的,这是正常的设计,还是说——

 

王天风抬手敲了敲外墙墙体的下部,空空作响,果然!这间房子必定有一个地下室!所以说,其实这里就是他最初被绑的地方吗?从审讯室到这里的转移王天风完全是在被注射了镇定剂之后进行的,所以他也并不清楚转移的路线究竟是怎样的。王天风小心的避开佣人的视线,沿着房子的外墙走了一圈,却失望的发现并没用任何的入口,连窗子都没有,屋内他也都看过了也没有暗格和密道,难道说他的推断是错的?王天风坐着门口的台阶上眯起了眼睛,不对,肯定有个地方被他忽略了!他无意识的曲起右手食指和中指在台阶上敲击着,这是王天风思考时的习惯动作,空空的声响让王天风眼神一凛,台阶!他趴在地上往那几级台阶下摸索着,果然有一个锁孔,这点小问题难不倒军统上海站的站长,没一会儿王天风就把小门打开了,想要进去不是件容易的事,王天风个子不算矮小,也费了一点力气,他心下疑惑,明台究竟是怎么进去的呢?

 

而这个问题在王天风进去之后就明白了,王天风站在地下室里,他刚刚打开的是门的上半部分,下半部分还有一扇门。如果一个高个子的人想要进来,方法很简单,只需将那台阶下的泥土挖开,打开整个门自然就能进来了,想要隐藏的时候只要把泥土填上,谁也不会知道这地下室的门居然会在门口的台阶下面。

 

王天风心下有些佩服明台了,虽然他和自己所熟悉的明台相去甚远,但显然他比王天风在军校里认识的明台要聪明的多,但眼神也绝望的多。王天风又想起昨晚的那个拥抱,这个明台像是一只被逼入绝境的猛兽,曾经的无能为力成为他现在的不择手段,王天风不禁有些踯躅,如果他所熟悉的明台在死间计划里如他所计划的那样幸存,会不会……也变成那个样子?

 

王天风顺着通道走下去,地下室里散发着灰尘和发霉的气味,昏暗的灯光忽明忽暗,几只飞蛾绕着灯泡来回旋转着,王天风只能听见自己轻微的脚步声在整个空间里回响,直到他走到一扇铁门前。铁门有些锈蚀,整扇门在灯光下呈现出黄褐色,王天风再熟悉不过了,他在那间地下室里醒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扇门,王天风握住冰凉的把手,轻轻旋转——

 

门很沉,但却没有上锁,吱呀吱呀的打开了。王天风一眼就看见那个一模一样的审讯椅,和椅子上坐着的,脸色有些苍白显然还处在昏迷之中的,他的学生明台。


TBC

评论(22)
热度(44)
  1. Learn and live木易橼 转载了此文字

© 木易橼 | Powered by LOFTER